散步中的眼泪

发布:2022-01-23 字体:[]

散步中的眼泪

 

  沿着乡间的小径走着,看不见尽头的小土路凹凸不平,泥泞堆积,乱草青中杂黄,隐隐可见一小株小野花散着淡紫依偎在小草边。路边的小溪肥沃了土壤。鸟声嘤嘤,微风拂面,杨柳发出了新绿,嫩得如婴儿,在土壤中生根并从此茁壮成长。就是这样,我与爸爸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在田间小径上。

  爸爸牵着我的手,沉默不语,一脚一陷地走在小道上,泥土沾湿了裤脚,可我们仍静默地走着。我抬头望去,爸爸几根白发掺杂在黑发中,一对沉稳的黑眸子注视远方。他有着被刮得发青的下巴,宽厚的嘴唇正因微笑上提。爸爸牵着我的手,突然说:“孩子,你知道吗?现在是我最快乐的时光。因为爸爸妈妈和你都生活在一起,爸爸也还不算老,能看着你一天天长大”。望着远方,爸爸又说:“将来你有可能在很远的地方求学或者工作,甚至在远方定居了,不能常回来看看你年老的爸妈。我和你妈妈只能两人守着空房子,天天盼望你的归来哟”,这时,他深沉的目光从远方转向我。握着我的大手,是粗糙温暖的。“女儿,你现在就在我的身边,等你长大了,我就老了。我老了以后,你还会牵着我的手散步吗?”,我停住了脚步,低头看着脚下的泥巴,抬头又看见了爸爸期待而又伤感的双眸。

  小时侯,蛋炒饭里的青葱和小碎蛋黄是我的最爱,香喷喷,油滋滋的蛋炒饭是我最喜欢“点”的。铁锅里的大勺子在年轻爸爸的手里翻来覆去,蛋炒饭也在均匀翻炒与适宜火侯中变戏法似地出现了,油滋滋的饭粒子像金子般闪耀。每当这时,我都会不自觉地舔舔嘴唇。蛋炒饭微咸,轻嚼一口顿感滑爽,最后滚入食道的美味随着青葱之清香和蛋黄之滑嫩尽融在舌头的每一个味蕾中,捧着那微烫的瓷碗仿佛盛满了家的温暧,蛋炒饭的香味充溢着我小小的心灵。爸爸看着我满嘴泛油的样子咧嘴笑了,满脸幸福。

  至今,我仍留恋蛋炒饭的滋味,即便搬了三次家,黑铁锅已变成不粘锅。直到今天,头发泛白的爸爸仍系上围裙,围在那日益肥胖的粗腰上,翻炒着我爱吃的蛋炒饭,依旧是那青绿的葱花,依旧是那诱人的金黄饭粒,依旧是那热腾腾的美味,也依旧是爸爸多少年都一样的问话“好吃吗?”

  在爸爸炒饭的背影中,我一天天长大了。爸爸的身影不再矫健,越来越胖的爸爸炒起饭来的动作似乎也笨拙了。听妈妈说爸爸血压高,常年在外地工作的爸他一年到头总是忙忙碌碌,我们父女俩聚少离多,家庭的时光对我们来说是那么珍贵,而蛋炒饭爱好者的我总喜欢点爸爸出来为我炒一锅,饭后的爸爸也在我的指挥下为我养的花浇水,我养的小乌龟也归爸爸来喂食和换水,时常需要对我宣讲“大道理”的任务自然也归爸爸负责了。这,就是我的爸爸。

  再看一眼那伤感又期待的双眸,我的眼睛模糊了,鼻子发酸,眼内不由自主地充满了泪水。泪光中,我没说话,一望无际的田野,看不到尽头的小路,河水畅流,微风轻拂,野花飘香,或许这最美的时刻就是爸爸所说的最好的时光吧。今后,无论走到哪里,我都会常常回家。许多年后我都会记得这散步时流下的眼泪,记得我们曾经那么平淡而幸福的美好时光。

 

南京秦淮外国语学校   初二(5)班     杨紫凡

           指导老师:赵好
发言稿,感谢信,委托书,个人收入纳税证明,个人工作评价表自我评价 qq1121002926